中国制造业快被东南亚超车,这个国家或成贸易战大赢家

2018年09月30日     1,520     检举

中美贸易战延烧,制造业纷纷把产线迁往东南亚。有日本智库指出,2018年1至6月东南亚主要5国的制造业生产指数,比去年同期提高6.2%,成长速度已逼近中国。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贸易战中没有赢家,但东南亚公司的成长可能证明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彭博社》报道指,中美贸易战形势升温,许多公司为避开战火,把订单和生产投资转投东南亚,使这些东南亚公司或可坐收渔翁之利。

赞助商连结

有分析指出,贸易战来袭,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前途未明,印尼和菲律宾深受汇率波动打击,反而是越南似乎成为最大赢家。

“制造业生产指数”是以某个时期作为基准,将产品的产量指数化,数值越高,显示生产活动越活跃。日本经济研究中心对印尼、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新加坡的生产指数进行了加权平均。

统计显示,东南亚5国的生产指数从2015年以来持续上涨。今年1至6月的上涨幅度比2017年的4.5%扩大。其中菲律宾上升13.8%,比起2017年下降0.5%大幅改善。

《日经新闻》指出,原因之一是杜特蒂政府的基础设施开发计划,推动了建筑材料的生产增加。当地企业建设水泥工厂和钢铁厂开始增产;电子产品等出口类的生产也增加。印尼、泰国和马来西亚的成长幅度也有4%至5%,主要是出口表现强劲,且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收入增加为内需提供支撑。

制造业表现亮丽也反映在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上,观察上半年,中国为6.1%,东南亚5国为4.5%,2011年达到7个百分点的差距,如今缩减至约1个百分点。

赞助商连结

文章指中美贸易战打击中国的生产,将给东南亚带来东风。例如德国宝马将建立在泰国生产部分车型、向中国出口的分工体制;劳动密集型的服装缝制工厂也正迁往工资水准低的越南和菲律宾等地。

日本成衣服饰业

加大东南亚生产

以往全球服装多为“中国制造”,不过未来数量可能会越来越少,因为许多服饰业的生产线正在转向东南亚发展,建构一条龙的生产体制。

根据《日经新闻》报道,2010年代初,中国曾占全球服装出口的四成,但由于人工费上涨等影响,目前已下降至三成。

以日本为例,服饰巨头迅销集团已开始加速将生产线转向至东南亚,该公司旗下包含了优衣库(UNIQLO)、GU等。报道指出,迅销将于今年11月在印尼成立合资工厂,届时制做衣服的材料、工厂皆可于印尼完成,实现一条龙的生产线。

从优衣库3月30日公布的主要合作缝制工厂名单显示,与2017年2月公开时相比,越南的工厂数增加四成。印尼等地的工厂数也小幅增加。

赞助商连结

越南工资仅中国一半

日本服饰业转移产线原因有二,其一为中国薪资上涨,增加企业成本。其二,由于越南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之故,较低的关税也成为设厂优势。而在4月份的报道也点出,优衣库在越南的工厂增加了四成,显示逐渐把重心从中国抽离的决策。

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统计显示,越南的月工资仅为中国的一半左右。同时劳动者的缝制能力也保持稳定。由于不存在政局动荡等问题,迅销似乎将其定位为仅次于中国的主要生产国。

优衣库的主要合作缝制工厂名单中,在印尼和孟加拉,也增加了数家。在中国,除了工资上升之外,愿意在缝制工厂工作的年轻人正在减少。迅销将不断完善东南亚各工厂的劳动环境,同时维持商品的品质。

越南外资增长9.2%

据美国CNBC报道,越南正在公然挑战新兴市场被迫承受的巨大压力:今年上半年,该国的经济增速创下8年来最快水平。与此同时,在贸易战争风险和美元走强的驱动下,越南的东南亚竞争对手正面临不确定的前景。

赞助商连结

全球贸易冲突升级的威胁,让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依赖出口的经济体承受重压,而印尼和菲律宾本国货币兑美元承受下行压力,致使本国背负沉重外债。

面对美国贸易关税带来的成本压力,中国制造商开始将生产从内地城市转移至越南和孟加拉国等成本更低的亚洲国家。中国、韩国和日本等国家的公司已经在越南投资。很多东盟成员国当前的经济状况,都比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金融危机爆发期间的经济状况强劲的多。

本月11日至13日,世界经济论坛东盟峰会在河内举行,与会的决策者和商界领导人将尝试着探讨旨在减轻“美国双管散弹枪”的影响。“美国双管散弹枪”是瑞穗银行策略师创造出来的词语,指的是更加鹰派的美联储局,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并加大贸易战的风险”。

道富环球市场亚太区宏观策略部主管伊凡斯说:“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是,区域性新兴市场分化的迹象,因为某些市场可能不得不承受负面结果,而有些市场则会坐收渔翁之利。”

严重依赖国际贸易

根据越南政府投资部门上个月发布的数据,1月份至8月份,该国收到价值112.5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较比去年同期增长9.2%。2017年,越南共收到价值175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创下纪录高位。

赞助商连结

10日,在接受CNBC采访时,野村证券新兴市场经济部门负责人罗伯特·苏巴拉曼说:“很多公司正在调整策略。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非常强劲,并且一直在为越南提供良好的国际收支支持。”

渣打银行亚洲区经济学家奇杜·纳拉亚南指出,越南是一个严重依赖国际贸易的国家,贸易在其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接近200%,而且该比例正呈现上行轨迹。此外,越南参加各自由贸易协定后获得很多利益。此外,受到良好教育的年轻人口和劳动力量日益丰富、成本低将有助于越南在中期大力吸引外商直接投资资金。

在6月下旬发布的报告中,纳拉亚南写道,今年越南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将保持在高位,主要受制造业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猛增推动。这位经济学家预测,今年越南制造行业收到的外国直接投资在该国外国直接投资总和中所占比例将接近50%。

中国美企三分一拟迁往东南亚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贸易战中没有赢家“,但东南亚公司的成长可能证明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彭博社报道指,中美贸易战形势升温,许多公司为避开战火,把订单和生产投资转投东南亚,使这些东南亚公司或可坐收渔翁之利。

赞助商连结

中国美国商会和上海美国商会本月13日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因贸易战形势加剧,约三分之一或超过430家在中国的美国公司考虑将生产厂房迁出中国,而东南亚是它们的首选地点。

自今年7月起,中美两国互相对对方商品实施的关税,冲击全球生产者情绪。本月18日,美国再宣布对中国的2000亿美元商品征收额外关税,而中国也以对美国的600亿商品加征关税回敬。

大马产品或得利

虽然东南亚也将遭波及,但不像许多发达国家,东南亚国家也有可能因公司转移订单而获益。马来亚银行分析员表示,由于中国商品的吸引力降低,大马的汽车、海鲜、树胶和旅游业可能因此得利。

大马财政部长林冠英本月13日在香港表示,大马公司获得大量的咨询,包括来自中国和美国的自动化公司、电子公司和钢铁生产商。

此外,大马作为转运站,以及贸易战的“中立国”,更有可能获得来自中国和美国公司的投资。

大马首富丹斯里郭鹤年控制的嘉里物流主席杨荣文表示,由于许多公司将配送中心从中国转移到香港、台湾和东南亚,该公司已“接获更多订单”。

赞助商连结

他在9月14日向彭博社指出,这些公司很可能不会将下一座厂房设在中国,但一些公司已经计划将业务转移到中国以外的低成本生产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