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首相旺阿兹莎多次哽咽为这件事哭泣了

2018年11月17日     9,086     检举

(莎阿南17日讯)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即将卸下当了20年之久的公正党主席职,回忆起过去的情景,旺阿兹莎多次哽咽,泪洒现场。

旺阿兹莎今日最后一次以党主席的身份在公正党代表大会上发表政策演词,当说到激动之处,落下了不舍的眼泪。

她说,公正党从当初被称为蚊子党到今天称为最大的执政党,20年了,公正党终于做到了。

她说,这是自己最后一次以党主席的身份致词,难免会有情绪化的表现。

这是在场的党员纷纷报以掌声鼓励。

她呼吁党员,不要忘了公正党创立的初衷,必须坚持自己的斗争。

公正党署理主席候选人拉菲兹承认在党选落败。

他表明,为了公正党更大利益,他接受以微差选票败于竞争对手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的事实。

拉菲兹今天发文告表明,为了避免公正党陷入内斗,进而影响公正党候任主席安华的任相之路,尽管具有充分上诉理由,但他不会对党选结果提出上诉。

拉菲兹指出,根据非正式成绩,其得票只落后阿兹敏2500票左右,即不到整体票数的2%,因此他预计阿兹敏将以不到51%得票蝉联署理主席职,而他则以约49%选票落败。

“如果党选纷扰持续,党主席安华就必须承担后果。有人会指责他没有能力管好自己的党,有人会批评他,无法管好属下的政党领袖。”

“这些批评和指控持续下去,党内外就会有人质疑安华出任第8任首相的能力。”

拉菲兹称,虽然有证据显示,能够要求关键的如楼区部重选,但是他选择放弃,以照顾公正党党的整体利益。

“我有充分理由坚持重选,但是,我知道党的利益和斗争胜于一切。我们出来寻求人民的委托,为公众服务,就是为了把党带向更好的境界。

“如果党受不确定的冲击,卷入长期内斗,这有违了我们服务人民的初衷。”

拉菲兹也声称,他选择接受败选,也是考虑到阿兹敏阵营比较“输不起”,而他将不受影响。

“他担任重要部长职位,曾经担任州务大臣,输给一名失业人士,将迫使他从政治舞台上消失。”

拉菲兹称,有鉴于此,阿兹敏支持者更难以接受失败,可能会把问题带上社团注册局和法庭,最终得不偿失。

他指出,这次党选反映出一个清楚事实,即党内两大势力势均力敌,有着同等重要地位。

“党员通过给阿兹敏少于2%微弱胜利发出讯号,这种讯号是他自己必须深思的,毕竟他担任重要部长职,担任了8年的署理主席,也曾出任州务大臣。”

此外,拉菲兹也细数过去数周公正党党选中,所有面对的选举程序问题。

这当中包括选委会偏袒嫌疑、公正党新山国会议员阿克玛(Akmal Nasir)所提出的电子投票系统出状况、当地天地通(Celcom)网络遭人切断、如楼所面对的“网络攻击”疑云等等。

他强调,如楼区部重选实际上有能力扭转署理主席与其他党职的结果。

“凭著只有大约2500张,即少于2%的总投票率票差距。如楼有超过1万3000名成员,可扭转署理主席与其他党职的成绩。”

“在安华的领导下,我将继续忠于公正党对马来西亚人的斗争。”

此外,拉菲兹感谢所有为他牺牲时间、金钱与体力的支持者。

“我没有职位,没有钱付给各位,但各位还是自愿和忠诚地服务。”

拉菲兹强调,自己如今将以普通党员身份继续为公正党服务。

他说,自己之后将无条件地成立合作社,为公正党党员提供经济协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