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苏丹谕令撤下巫华双语路牌?!雪政府已遵从苏丹!?

2018年11月19日     18,515     检举

雪州苏丹沙拉弗丁谕令州政府撤换巫华双语路牌后,州政府遵从苏丹谕令,已指示官员马上撤除这些路牌。

雪州大臣阿米鲁丁的政治秘书书波汉阿曼(Borhan Aman Shah)向《当今大马》得披露,州政府接受苏丹的谕令。

“我们接受雪州苏丹的谕令,已经发出指示,要求尽快撤除路牌。”

波汉阿曼也是公正党丹绒士拔(Tanjong Sepat)州议员。

掌管地方政府及新村发展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是黄思汉。他接受《当今大马》的访问时说,雪州政府遵从苏丹谕令,而行政议会也会讨论此事。

不过,他重申,雪州在几年前已经在华人新村开始安装有华文路名的路牌。

黄思汉之前捍卫多元

2天前,《阳光日报》引述黄思汉指出,这些华巫双语的路牌已存在多年,不知为何突然被挑起成为课题。

“华人新村附近的路牌肯定可以写上华语字,而马来新村的路牌也写了爪夷文。不仅是在沙亚南,史里肯邦安新村和其他多个地方也有双语路牌。”

黄思汉强调,拥有双语路牌乃是马来西亚的多元特色,根本不需要为此争辩和分歧。

不过,黄思汉补充,若是马来新村周围出现华语路牌,则可能有问题。

“华人新村与马来新村的界限可能有些模糊,因此才引起争议。据我所知,武吉巴达路(Jalan Bukit Badak)及勿刹北根梳邦路(Jalan Besar Pekan Subang)曾有两个告示牌的华文字被抹除。”

“我们应该互相尊重,我们这么久以来都和睦地同住在一起了。”

雪苏丹谕令撤下路牌

今日较早前,《当今大马》得报道,雪州苏丹沙拉弗丁谕令州政府,必须在12月11日苏丹华诞之前,撤下沙亚南的巫华双语路牌,并换上只有马来语的路牌。

两天前,前直区巫青团长拉兹兰(Mohd Razlan Muhammad Rafii)在面子书上传一张有中文字的路牌。他质疑,连他开店所用的招牌都需经过国家语文出版局(DBP)批准,何以雪州会出现华语路牌。

另外苏丹机要秘书慕尼(Mohamad Munir Bani)向雪州秘书莫哈末阿敏发公函说,州政府必须马上撤下沙亚南的巫华双语路牌,并换上只有马来语的路牌。

“雪州苏丹谕令,沙亚南所有含有华语的路牌必须撤下,换成单一语文,即马来语的路牌。”

“这个换路牌行动必须马上执行,并在2018年12月11日雪州苏丹73岁华诞之前完成。”

这封公函志期11月9日。《当今大马》已经确认这封公函属实。

先在网络上发酵

两天前,前直区巫青团长拉兹兰(Mohd Razlan Muhammad Rafii)在面子书上传一张有中文字的路牌。他质疑,连他开店所用的招牌都需经过国家语文出版局(DBP)批准,何以雪州会出现华语路牌。

“我要问,为何这个路牌这么特别?难道语文出版局已经没权决定了吗?或是国会已经决定路牌都不需要经过语文出版局的批准了?”

“如果语文出版局已经没有权力,或者它的权力已被剥夺,那就关掉它啊,不必浪费纳税人的钱。”

雪州苏丹发函要求州政府更换路牌后,拉兹兰也在面子书发帖感谢苏丹。

“我们努力发声,以确保没有人能够扰乱我们崇高的国家。感谢苏丹沙拉弗丁。”

作家协会也抗议

另一边厢,《阳光日报》昨天也引述全国马来作家协会(PENA)主席莫哈末沙列(Mohamad Saleeh Rahamad)指出,把爪夷文更改为华文、淡米尔文等其他语文都是粗鲁无礼之举。

他认为,移除爪夷文等同于抛弃了马来人的宝藏(khazanah Melayu)。

他说,在马来西亚的脉络下,以华文来取代爪夷文,乃是“不和谐的行为”。

莫哈末沙列认为,如果此事没有尽快获得解决,则问题可能蔓延到全国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