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震撼【华为太子女孟晚舟案】美国手中底牌曝光!中国稳了

2019年01月31日     18,602     检举

现在,华为的事件正在进一步发酵,成为全世界瞩目的一件大事,并且关系着中美关系的未来。关系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和中国的政治经济走向,我们对待这一件事,要冷静而清醒!

要做出正确的判断,我们先得做好第一件事,华为在美国、在全世界到底作了什么?

如果连这件事都做不好,那我们一定会犯错!

我们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像一个病人突然发病,而住进了医院。

首先是要做身体各项指标的重要检查,拿到检查和化验的报告,进行深入细致而全面的分析,才能得出正确的治疗方案。

这不是什么高深的学问,而是一个常识!

在没有拿到全面的检查报告之前,所有的治疗方案,不仅是肤浅的,而且可能是错误的!

可惜的是,很多人都不懂得这个常识。

值得庆幸的是,任正非懂,孟晚舟也懂,而且非常清醒!

好好看看这篇文章吧,这就是这个病案的《检查报告》。

北京时间1月29日凌晨,美国司法部宣布了对华为公司、有关子公司及其副董事长、财务长孟晚舟的指控。

并声称,即将向加拿大提出对孟晚舟女士的引渡请求。对此,华为官方于北京时间1月29日中午做出回应。

华为表示:“我们对美国政府今天针对华为提出的指控感到非常失望。孟女士被捕之后,华为试图与司法部就纽约东区的调查进行讨论,但被拒绝,且没有给出任何理由。

华盛顿西区法院关于华为商业秘密案件的相关民事诉讼早已和解,和解前西雅图陪审团也对商业秘密相关诉请做出了没有赔偿、华为不存在主观恶意的裁决。”

华为称:“华为否认关于华为公司、其子公司或附属机构犯有起诉书中指控的,违反美国法律的各项罪名,也不知晓孟女士有任何不当行为。华为相信美国法院最终会得出相同的结论。”

华为孟晚舟被捕事件始末

2014年中兴通讯一高层领导在到达美国机场、接受海关第二次检查时,美方从与该领导同行秘书的电脑中发现两份机密文件:《关于全面整顿和规范公司出口管制相关业务的报告》《进出口管制风险规避方案——以YL为例》。

“整顿报告”详细介绍了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的风险……还特别指明可能会受到的大规模民事处罚风险,包括高层管理人员被判刑入狱、公司被列入黑名单以及被禁止直接或间接向美国购买产品,甚至还列举过去中国公司被列入黑名单的案例——违反美国出口管制,高层被判入狱多年。

“规避方案”则提出了通过四方合同,隔断模式隐瞒美国政府,随后再层层转运将受出口管制的美国商品转卖去伊朗的方法。

黑纸白字,人赃俱获,后来这两份文档毫无疑问的成了中兴认罪的核心关键证据。在中兴提出和解并交缴纳8.9亿美元罚款之后,这些文件都被公开在了美国商务部的网站上。

如果事情仅限于此,也就翻篇了。但这些文件的公布却成了另一个更大更劲爆的事件的开始。

原来,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文件显示,中兴的这些出口管制规避方案并不是自己原创,而是在学习一家代号叫“F7”的公司的先进经验。

据中兴描述,F7曾利用独立的合作伙伴代表F7在受管制国(例如伊朗、古巴)工作,更聘用德州仪器的资深员工以及华人律师协助F7去“隔断风险”。看更多真相,加博士微信CEOS500

更关键的是,中兴还提到F7曾因为涉及受管制国家的活动,在2010年试图收购一家名为3Leaf的美国公司时,被美国政府阻止。

虽然这份文件并没有明显披露F7与华为的关系,但美国人说根据中兴的描述,F7极有可能就是华为。因为就在2010年,华为想要收购3Leaf的主要资产,但最终因为美国官员的反对放弃投标。

随即

10位国会议员联名致信美国商务部说:他们有理由相信F7就是华为,并要求就此展开调查。

2016年12月,美国商务部和财政部向华为发出行政传票,就华为是否违反了美国对古巴、伊朗、叙利亚的贸易管制展开调查。当时美国政府正全力对付中兴,并没有对华为的问题发声,调查也处于秘密状态,中美两国媒体都没有报道过。

2017年4月,美国会议员再次致函商务部长,要求公开确认F7身份,并对其进行充分调查。此时中兴已经认罪并提出和解。

2018年4月17日,也就是美国商务部认定中兴没有遵守和解协议,决定对中兴执行高科技出口管制的第二天,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通过一项决定,禁止接受联邦政府补贴的美国移动通讯公司,购买中国企业生产的任何电信设备。

3天后,华为解雇了5名美国分公司的员工,其中包括该公司负责对外公共事务的副总裁、驻美首席联络官威廉.普拉默。

4月25日,美国司法部辖下的联邦调查局(FBI)开始加入对华为的调查,案件至此升级为刑事案件。

如果说之前美国商务部和财政部的调查还属于行政调查,按照美国法律,刑事指控可能意味着更严重的潜在不当行为。

如果FBI认为华为蓄意违反美国的出口法律,华为面临的将不仅仅是罚款,涉案人员和主管可能会被追究刑事责任,甚至判刑。

值得注意的是,中兴事件那么大动静,就其性质来说也只是美国商务部的行政处罚。

8月22日,美国纽约东区法院对孟晚舟发出逮捕令,并依据美国加拿大之间的引渡协议,要求加拿大协助执行。

11月30日,在得知孟晚舟将在温哥华转机从香港前往墨西哥的消息后,加拿大卑诗省向孟晚舟发出省级的逮捕令。

12月1日,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兼财务长(CFO)孟晚舟在加拿大温哥华国际机场转机时被拘捕,罪名是:涉嫌在华为与伊朗商业往来问题上误导数家银行,导致这些银行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华为清算了数亿美元的交易,规避美国对伊朗的制裁。

12月11日,孟晚舟缴纳巨额保释金后获释,但被禁止离开加拿大。

2019年1月22日,美国正式向加拿大提出申请,要求引渡孟晚舟。

“F7”与“26”:中兴华为恩仇录

华为事件爆发初期,很多人说华为被“猪队友”坑了!更有人指责中兴把华为“出卖”了,毕竟美国是从中兴那里截获的机密文件,并顺藤摸瓜查到华为的,这么说也颇有道理,但真的是这样吗?

通信圈的人都知道,作为中国高科技通信产业的双子星,华为和中兴于国家是荣耀,于彼此却是死敌,几十年来一路从国内打到国外,难解难分。坊间传言,一个项目,华为可以丢单给爱立信、诺基亚、阿尔卡特朗讯,但不能丢给中兴。